马茂才

编辑:屏幕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7 21:32:3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马茂才,生卒年待考。明代官员,字晴江,延安安塞县马家沟人,天启五年(1625)进士。
本    名
马茂才
字    号
字晴江
所处时代
明代
出生地
延安安塞县马家沟

目录

马茂才生平

编辑
马茂才,生卒年待考。明代官员,字晴江,延安安塞县马家沟人,天启五年(1625)进士。
历任湖广副兵备道、礼部郎中、西蜀参议等职。敢于直言上疏,为民请命。崇祯元年(1628)陕西赤地千里,终岁无雨,饿殍枕藉,哀鸿遍野。他奉命入陕调查,故里安塞人吃人的惨景使他触目惊心。于是将沿途亲见之惨景据实写成《备陈灾变疏》上奏崇祯皇帝。曾治理川、滇少数民族地区,平息苗汉纷争,不肆杀戮。允许少数民族头人世袭继职。开垦荒田,立驿通道,苗汉相安生息,兄弟民族莫不称颂其德。

马茂才备陈灾变疏

编辑
崇祯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疏
臣乡延安府。自去岁一年无雨。草木枯焦。八九月间。民争采山间蓬草而食。其粒类糠皮。其味枯而涩。食之仅可以延以不死。至十月以后蓬尽矣。则剥树皮而食。诸树唯榆皮差善。杂以他树皮以为食。亦可稍缓其死。迨年终而树皮又尽矣。则又掘其山中石块而食。石性冷而味腥。少食辄饱。不数日则腹胀下坠而死。(此为天灾,久旱无雨,民众无食,先吃山间蓬草,再吃树皮,又吃石块,吃完青叶石,几日之后就在肚子里,因为石块消化不了下坠而死,吃不饱,当然有抢粮食当盗贼的,家里有余粮的就被抢了,官府也管不住,有言,饿死是死,抢劫也是死,与其饿死,不如饱死,惨矣)
最可怜者。如安塞城西。有冀城之处。每日必弃一二婴儿于其中。有号泣者。有呼其父母者。有食其粪土者。至次晨。所弃之子。已无一生。而又有弃之者矣。(大人都吃不饱,小孩就被丢弃,只等饿死)
更可异者。童稚辈及独行者。一出城外。便无踪迹。后见门外之人。炊人骨以为薪。煮人肉以为食。始知前之人。皆为其所食。而食人之人。不免数日后面目赤肿。内发燥热而死矣。于是死者枕藉。臭气熏天。县城外掘数坑。每坑可容数百人。用以掩其遗骸。臣来之时。已满三坑有余。而数里以外不及掩者。又不知其几许矣。小县如此。大县可知。一处如此。他处可知。仅存之遗黎。止有一逃耳。此处逃之于彼。彼处复逃之于此。转相逃。则转相为盗。此盗之所以遍秦中也。(更可怕的是,小孩和独行者出城后,就找不到他的踪迹了,后来发现被人以人的骨头当柴火,以人肉为食物,才知道失踪的人是被吃了。吃人的人不出几日,就面目发红肿胀,身体内部燥热的原因死去。死者太多,臭气薰天。在县城外挖了几个大坑,用来掩埋尸骨,每坑可埋百人。我到这里的时候,已填满三坑有余,而数里以外不及掩者又不知其几矣。小县如此,大县可知;一处如此,他处可知。……)
然臣犹有说焉。国初每十户编为一甲,十甲编为一里。今之里甲寥落,户口萧条,已不复如其初矣。况当九死一生之际,即不蠲不减,民亦有呼之而不应者。官司束于功令之严,不得不严为催科。如一户止有一二人,势必令此一二人而赔一户之钱粮;一甲止有一二户,势必令此一二户而赔一甲之钱粮。等而上之,一里一县无不皆然。则见在之民止有抱恨而逃,飘流异地,栖泊无依,恒产既亡,怀资易尽,梦断乡关之路,魂消沟壑之填,又安得不相率而为盗者乎!此处逃亡于彼,彼处复逃之于此,转相逃则转相为盗。此盗之所以遍秦中也。(但是,臣还有话说(接下来就是人祸):洪武年间,以十户人家为一甲,十甲编为一里。可是现在里甲户口寥落,人烟稀少,已经不能和过去的时候相比了。而且在这天灾年间,老百姓的粮食自己吃都不够,实为九死一生也,但赋税还是不增不减,民众不能纳税,官吏因为上面的严格命令,不得不严加催逼征收赋税,如果这一家只有一二人,就另他们交一户的钱粮。其他的也一样,每一甲、每一县都一样,催科猛于虎,交不起赋税,民众只有逃离家乡罢了,土地财产既然丢失就变成盗贼为祸陕西了。) 廪生翻译
词条标签:
文化人物